中新網首頁| 安徽| 北京| 重慶| 福建| 甘肅| 貴州| 廣東| 廣西| 海南| 河北| 河南| 湖北| 湖南| 江蘇| 江西| 吉林| 遼寧| 山東| 山西| 陜西| 廣東| 四川| 香港| 新疆| 兵團| 云南| 浙江

現實版“羅拉快跑”:一個從裁縫店起家的原創造風故事
2019年06月11日 17:19   來源:中新網上海  

  中新網上海新聞6月11日電   8年前,“蘿拉”只是一個靠裁縫店接單的小網店,她是如何變成年銷售額超3000萬元的原創商家的?

  因為喜歡電影《羅拉快跑》中羅拉的角色,湖北姑娘陳程2011年來到上海創業時,給自己的淘寶店取名“蘿拉”。

  從主打少女心主題精準定位店鋪,到主動入駐阿里原創保護平臺,再到加入淘寶直播大軍、琢磨符合原創品牌定位的主播人設。

  陳程用8年的時間生動詮釋了《羅拉快跑》不斷追風而行的內涵,不但跟上了天貓淘寶創造的一個個風口,還憑借平臺的力量成長為一名主動造風者。

  天貓618在下沉市場體現出超強聚合能力,讓陳程感受到更多風向和信心。近日,她專程前往河北保定調研箱包產業鏈,準備用富余的原創生產能力繼續孵化新品牌,和淘寶一起突破下沉市場。

  靠裁縫店“代工”的原創設計商家

  在手機淘寶打開“蘿拉原創設計師店”,填滿視線的“萌”圖讓人無法相信,這是一個靠著路邊裁縫店成長起來的商家。

  再過20多天,陳程將迎來開店8周年的日子。當初她之所以把店鋪命名為“蘿拉”,是因為大學看過的電影《羅拉快跑》。一頭紅色短發的女主角,從頭至尾一直在往前沖,她覺得自己就是那樣一個往前奔跑狀態的人,她也想要那種感覺,所以取了諧音的名字。

  和她一起奔跑的搭檔是大學期間的密友覃蕊。這位來自湖南常德的妹子,大學平面設計專業畢業后,回到老家在一家啤酒廠做文員,同事們白天都出去跑業務,獨留她一人在辦公室。倍感無聊之際,陳程一句“你來,咱們搭伙”,覃蕊想都沒想就辭職跑到了上海。

   (圖說:“蘿拉”主打原創設計箱包。)

  店鋪開起來了,“蘿拉”卻未能像電影中的羅拉那樣飛奔。陳程和覃蕊做好設計和樣品后,因為訂單量少,工廠都不愿接單,她們只好找路邊的裁縫店幫忙加工。

  “簡單的設計,裁縫店還能做得來,但一些復雜的設計,裁縫店的工藝就達不到要求了。”初到上海奉賢區的陳程人生地不熟,為了找附近工廠,她每天電話各快遞公司打聽消息,被她感動的快遞員,開著面包車帶她到處拜訪工廠,雖屢試屢敗,但總算有工廠愿意接單,并幫助她們改進工藝。

  艱難地維持了兩年多,“蘿拉”在2013年底終于做出了一單爆款設計,這是一款印著帶墨鏡貓的單肩包,幾千件的銷量讓兩個女孩對未來重新燃起信心。

  此后陸續走紅的多個爆款產品,也讓她們也摸索出了經營的路子。避開人云亦云的“大部隊”,緊跟平臺風口、主打原創設計的定位,讓“蘿拉”逐漸成長為淘寶箱包行業TOP前50的店鋪。

  “設計資源+原創保護”成就追風者

  原創商家是淘寶天貓平臺有別于其他電商的最大新生力量。在激烈的同行競爭中,設計和品質決定著店鋪的生存。

  爆款新品設計越來越多,“蘿拉”的品控也越來越嚴,樣本淘汰率從30%提升到了如今的60%。

  在上海奉金路上的工作室內,各種被淘汰的樣品散落一地。陳程有時會撿起來向旁人指出其中印花精細度、材質功能性、五金件質感等細節問題,再放下時只有五個字,“這個不做了”。

  今年3月底,陳程得知了一條讓她夜不能寐的消息——《最終幻想》的角色設計師、日本元老級插畫家天野喜孝的“CANDY GIRL”(糖果女孩)系列作品計劃向優質的原創商家開放合作。

  由阿里巴巴知產保護平臺搭線,“蘿拉”憑著新穎的設計手稿,通過阿里魚授權,順利成為中國本土第一家獲得授權的原創商家。發布預售信息時,陳程和覃蕊也踩準了天貓618的啟動節點,6月1日當天該系列四款產品就有七百多人付款,這比正常上新品的銷售額高兩至三倍。

  陳程絲毫不擔心被抄襲的問題。因為從創意手稿階段,她都把不同階段的商品圖片上傳至阿里原創保護平臺,每一款商品都有電子“出生證”,商家一旦遭遇山寨侵權,即可在平臺啟動快速下架機制。

  “蘿拉”的每一件原創商品下,都標注這樣一段文字:“該產品已加入阿里巴巴原創保護項目,抄襲必將追究到底,請尊重知識產權。”這種自信源自阿里巴巴推出的“首發創意保護方案”,目前已有包括“蘿拉”在內的2000多個優質原創商家入駐,備案存證原創設計數量超過4000件。

  今年天貓618期間,感受到淘寶下沉市場的風勢,陳程來到保定調研產業鏈,準備孵化新品牌,生產符合三四線市場定位的產品。在她看來,加入原創保護計劃后,她們有充足的的設計資源來滿足下沉市場需求。

  追風而行上演現實版《羅拉快跑》

  閑暇之余,陳程還會再重溫一下《羅拉快跑》。她第一次看這部電影是在大學課堂上,老師讓他們從結構主義角度來賞析。現在她的更多感悟是,每一次選擇,都可能改變命運,她要不斷去追。

  正如阿里巴巴創造的一個個風口——無論是原創保護計劃,還是授權IP,抑或是淘寶直播等,陳程都追風而行,努力去造自己的風。

  (圖說:“蘿拉”想將其男主播打造成呆萌的“小強”。)

  “蘿拉”第一次試水直播有點狼狽。那是2017年天貓雙11前,當時她們還沒有主播,于是陳程和覃蕊二人出馬;沒有直播間,她們用壁紙糊了一面背景墻;沒有照明燈,就用攝影燈來打光;不知直播說什么,有點怯場的她們滔滔不絕地講起了箱包設計……觀看者評論調侃說“你們是美術老師派來教設計的嘛”。

  今年年初,“蘿拉”對直播重新規劃,陳程跑了多家校園招聘,面試了十幾個男生,總算招到一個合適人選。一位男主播和兩位女主播交替配合,“蘿拉”的直播逐漸進入了正常狀態。每天兩場直播,共約六千人次的觀看,一個半月,觀看量就增長了30%,而這個數據還一直在往上走,相比其他方式轉化率也要高。

  “淘寶創造了這樣一個新的風口,我們起步雖然晚,如果因為晚而退縮,那連這條路都會把我們拋棄。”陳程在鼓勵她的團隊時,常常會想起《羅拉快跑》開頭的一段話:我們不應該停止探索……(完)

注:請在轉載文章內容時務必注明出處!   編輯:鄭瑩瑩

5
熱點視頻
阿拉微上海
上海新聞網官方微信
上海人、上海事。
專業媒體、靠譜新聞。
圖片報道
本網站所刊載信息,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。 刊用本網站稿件,務經書面授權。
未經授權禁止轉載、摘編、復制及建立鏡像,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。
常年法律顧問:上海金茂律師事務所
中彩票1000万给彩票站多少钱